博尔赫斯代表作,曼古埃尔的书与人
分类:中国近代史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曼古埃尔,加拿大着名的小说家、翻译家、文学批评家和出版家 图/晶报 “我们的历史是一段漫长、黑暗、不公正的故事,”出生于阿根廷的作家阿尔维托·曼古埃尔说,“希特勒的德国、斯大林的苏联、卡斯特罗的古巴组成了我们时代的地图。我们仿佛是生活在这些专制社会中,或行走在它们的边缘。我们从不安全,即使在我们小小的民主社会中。”这种不安全感在早年一直萦绕在曼古埃尔的周围,出生于1948年的他不断地陷入这种政治漩涡。那是阿根廷历史上的黑暗时代,也是他无趣的童年。1955年他的父亲被推翻庇隆的军政府逮捕了,对了,就是那个把博尔赫斯降级为市场禽兔稽查员的庇隆将军的政府。随后一个政变接着一个政变,总统来一个走一个,政治一度成为了生活的常态和学校的常规教育模式。对于青春期的曼古埃尔来说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去学校的路上看一辆辆的坦克轧过马路。很奇怪的是,在1968年离开阿根廷之后,曼古埃尔似乎很少提及他早年的这些历史。现在已经是功成名就的作家、翻译家和藏书家的曼古埃尔生活大部分的乐趣是沉迷于梳理和阅读他的藏书。他的作品从《阅读史》到最近的《夜晚的书斋》,基本都关涉于体验式的阅读与收藏,是一种纯文学性质的作品,与政治基本无关。他似乎有意逃避了早年的生活经验,或者说下意识的选择性地遮掩住了那段无趣的童年。 但在那段黑暗的时代中总有一些值得涂抹的亮色指引着向往希望的方向。曼古埃尔早年生命中值得记忆的两个时刻:一个是1960年,高二开学的第一天下午,他遇到了一位老师:“他走进教室,仅仅说了下午好,没有告诉我们课程是什么或者他的期望是什么,就打开了书,开始阅读一段话。”那是卡夫卡的《城堡》中的一段,之前他从没听说过卡夫卡,但那个下午,文学的大门訇然中开,“这和我们必须学习的五六年级课本里干巴巴的经典片段不同:它神秘又丰富,还打动了我们从不知晓的灵魂深处”。这一时刻在一个少年本已经枯荒的心里种下了文学的种子。而在曼古埃尔生命中另一个重大事件就是与博尔赫斯相遇。那是1965年,曼古埃尔在一家书店放学后做临时工。已经失明的博尔赫斯在他母亲的陪伴下走进了书店,“他把书拿起来碰着自己的脸仿佛鼻子能吸入再也看不见的文字”,曼古埃尔对这位有些奇怪的顾客印象深刻。而后的一天,博尔赫斯请求他是否愿意傍晚的时候去为他读书,因为他的母亲年纪逐渐大了,容易疲劳。年轻的曼古埃尔接受了这一请求,于是在随后的许多个夜晚他为博尔赫斯读了斯蒂文森、吉卜林、但丁的各种注释版本等等。博尔赫斯的习惯,在阅读中会打断并加入自己的评论。曼古埃尔还没有意识到这个过程对他是一种奢侈的荣耀:能够亲自聆听一位大师对各种经典的解释和评价。他们在一起除了读书还会去散步,闲聊居住的城市,去看电影——曼古埃尔会把看到的画面描述给博尔赫斯,然后博尔赫斯会发表他的评价——于是在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出来的电影院中,你总会发现很多观众会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和一个失明的老人之间的窃窃私语怒目而视。 遭遇博尔赫斯是曼古埃尔生命中的最值得回味的大事。事实上,如果你阅读过曼古埃尔的《阅读史》、《阅读日记》、《恋爱中的博尔赫斯》以及新近的《夜晚的书斋》等作品,你总会从字里行间发现博尔赫斯的影子。博尔赫斯对书籍的痴迷是众所周之的,他失明之后还源源不断的购买图书,摆满自己的书房。曼古埃尔在这方面似乎有过之而不及,当然,这样并不是说曼古埃尔仅仅继承了博尔赫斯表面的形式,在浩如烟海的阅读方面,在博闻强识的写作方面,在翻译和虚构小说方面,曼古埃尔把博尔赫斯的品质发挥的淋漓尽致。也许很多人会对这种模仿不以为然,以为最终他无法走出博尔赫斯的影子。但博尔赫斯会这样认为么?博尔赫斯认为,有人之所以小心翼翼地模仿一个作家,是因为他不由自主地把这个作家当成了文学,是因为他认为脱离他一分一毫便是脱离理性、脱离正统,是因为几乎无限的文学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当然,无论在曼古埃尔还是在我看来,博尔赫斯就是这个人,这个作家。 我们阅读的书在塑造着我们,我们没有阅读的书也在影响着我们。阅读似乎成为了曼古埃尔无所不在的品质。在1968年曼古埃尔离开阿根廷不久,他开始涉足到整个世界,他的藏书也随着足迹不断的增多。他发现很难在一个地方生活超过两年,于是每隔两年他就会在巴塞罗那、巴黎、伦敦……直到后来,1982年移居加拿大生活逐渐稳定,2000年左右又开始定居法国一个田园牧歌似的乡村。也许是年龄渐长,自觉漂泊无望,渴望一种稳定的生活,也许是觉得该给这么多年搜集来的图书找一个温暖的家,也许是长期的阅读让他开始顿悟:“现在,我突然不再需要去住在我不愿意住的地方,不再需要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不再需要去扮演我不愿意扮演的角色了,巨大、无穷而浮华的场面已经彻底将我摒除在外了。”总之,他开始了新的阅读生活。 也许我们该感谢曼古埃尔在法国的图书室,每个夜晚废寝忘食的阅读与思考,才让我们一次次读到这么精彩的书。曼古埃尔作品的中文版分别有:《阅读史》,用私人阅读的体验与公共阅读相结合的方式讲述了一段另类的关于阅读的历史,全书纵横捭阖,从古至今,引文丰富蕴藉,跳跃性的阅读感染力极强;《意像地图:阅读图像中的爱与憎》,从毕加索的一幅画“哭泣的女子”谈到影像阅读的生与死;《恋爱中的博尔赫斯》是一组各种文类书就的文学评论,奇特的是全书用童话“爱丽丝奇遇记”穿针引线作为线索,形成我们眼前的精妙阅读文本;《阅读笔记:重温十二部文学经典》,同样是阅读笔记的形式,但与《恋爱中的博尔赫斯》最大的不同在于,阅读与现实相互指涉,评论与现实相互纠结,多了几分立足当下,敢于担当的知识分子气概;新近的《夜晚的书斋》似乎与最初的《阅读史》的写作方式有许多的相近之处,都是从私人阅读经验出发,返回历史,搜索记忆,梳理书籍的盛衰史,但又比《阅读史》明显多了几分“后读书时代,阅读何为”的沉痛和迷惘。在英文世界里,2008年的曼古埃尔又有一本新作《词的城市》(The City of Words,2008)问世。这位痴迷于无限的阅读,创作能力源源不断的作家,似乎越来越愿意沉浸在自己书斋中寻找阅读之间的神秘联系了。 对于曼古埃尔,从一开始我就有一个疑惑。从他的自身的成长体验来看,早年因政治避难而离家,在随后的大半生中足迹遍布全世界,他应该属于那种流亡型的作家,但是从他的作品的字里行间很难发现他有关于这方面的描述,孤独、冷遇与悲惨生活状态,与周围环境的格格不入,深刻的疏离感如此等等,这些流亡作家的常态他都鲜有提及。其后读《阅读笔记》,曼古埃尔终于涉及到了这个问题:“和我遇到的许多作家不同的是,我从未产生过自己被放逐的感觉。”之所以如此,“流亡生涯使他对一个已经不再存在的、可能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的国家,至少在他的记忆中就是如此,产生了强烈的思念之情——这个国家由于一层一层记忆的叠加而被变形,被修正,变得花团锦簇起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无论什么地方都是凝聚想象的。”他所警惕的是正是那种用流亡的悲惨对比想象中美好的国家的心态。对于他来说,“文学才是那一支吹响的号角”,而对阅读无止境的追求是抵御流亡作家的那种顾影自怜最为有效的方式之一。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犹太人,是阿根廷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被誉为作家中的考古学家。博尔赫斯曾在剑桥大学学习,精通英、法、德等多种文字,代表作有《老虎的金黄》、《小径分岔的花园》等;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是他的三大创作成果,各有特色,人们说“他的散文读起来像小说;他的小说是诗;他的诗歌又往往使人觉得像散文。”人物生平 早年图片 2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1899年8月24日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书香门第之家,从小沉浸在西班牙文和英文的环境中。 1901年,博尔赫斯全家从图库曼大街840号外祖父家迁到首都北部的巴勒莫区塞拉诺大街(现改名为博尔赫斯大街)2135/47号的一幢高大宽敞、带有花园的两层楼房,作家的童年和少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父亲在这幢舒适的楼房里专辟了一间图书室,内藏大量的珍贵文学名著,博尔赫斯得以从祖母和英籍女教师那里听读欣赏,未几便自行埋首涉猎,乐此不疲。 博尔赫斯受家庭熏陶,自幼热爱读书写作,很小就显露出强烈的创作欲望和文学才华。 7岁时,他用英文缩写了一篇希腊神话,8岁,根据《堂吉诃德》,用西班牙文写了一篇叫做《致命的护眼罩》的故事,译文,署名豪尔赫·博尔赫斯,其译笔成熟,竟被认为出自其父的手笔。9岁的时候,他进入正式的学堂,直接读4年级,开始系统地学习西班牙和阿根廷的古典文学。 成长 1914年,父亲因眼疾几乎完全失明,决定退休,所以豪尔赫·路易斯随全家赴欧洲,遍游英、法之后,定居瑞士日内瓦。博尔赫斯正式上中学,攻读法、德、拉丁等诸多语文。凭借得天独厚的语言环境,好学的博尔赫斯如虎添翼,如饥似渴地浏览世界名著。他读都德、左拉、莫泊桑、雨果、福楼拜,读托马斯·卡莱尔、切斯特曼、斯蒂文森、吉卜林、托马斯·德·昆西,读爱伦·坡、沃尔特·惠特曼,读海涅、梅林克、叔本华、尼采……这对他日后的文学创作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并打下了极为坚实的基础。 1919年到1920年随全家移居西班牙,在此期间同一些极端主义派的青年作家交往,发生共鸣,同办文学期刊,积极撰稿,创作了歌颂十月革命的组诗《红色的旋律》以及短篇小说集《赌徒的纸牌》;但博尔赫斯自谦地认为这些只是试验之作,尚欠火候,未予发表。 1921年,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后,博尔赫斯仿佛受命运的驱使,来到他心中的天堂——图书馆,并终身从事图书馆工作,历任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各公共图书馆的职员和馆长,是一位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同时进行文学创作,办杂志,讲学等活动。 辉煌时期 1923年,正式出版第一本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激情》(1922年曾先行自费出版)以及后来面世的两首诗集《面前的月亮》和《圣马丁札记》形式自由、平易、清新、澄清,而且热情洋溢,博尔赫斯作为诗人登上文坛,崭露头角。 1946至1955年,庇隆执政期间,他因在反对庇隆的宣言上签名,被革去市立图书馆馆长职务,被侮辱性地勒令去当市场家禽检查员。为维护人格和尊严,他不畏强权。拒绝任职并发表公开信以示抗议,得到知识界的广泛声援。 1950年,由于众多作家的拥戴,博尔赫斯当选阿根廷作家协会主席。这等于是给庇隆政府一记响亮的耳光。 庇隆下台后,1955年10月17日,他被起用为阿根廷国立图书馆馆长;同时,还兼任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哲学文学系英国文学教授;六十年代,曾到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等学校讲学。 不幸的是,他当时因严重的眼疾双目已近乎失明。他自嘲他说:“命运赐予我80万册书,由我掌管,同时却又给了我黑暗。”但失明并没有夺去博尔赫斯的艺术生命,在母亲和友人的帮助下,他以无穷的毅力继续创作,并修订和整理出版了一些早期作品。与此同时,他还多次应邀前往欧美大学讲学。这个时期主要作品有:《迷宫》、《布罗迪报告》、《沙之书》,《老虎的金黄》。 晚年 博尔赫斯带着四重身份,离开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岸,开始其漂洋过海的短暂生涯。 博尔赫斯一生读书写作,堪称得心应手,晚年双目失明,仍以口授的方式继续创作,成就惊人,然而,他的婚姻生活并不如意,他长期独身,由母亲照料生活,直至68岁才与孀居的埃尔萨·阿斯泰特·米连结婚,3年后即离异。 母亲辞世后,他终于认定追随他多年的日裔女秘书玛丽亚·儿玉为终身伴侣,他们1986年4月26日在日内瓦结婚,宣布她为他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以便保管、整理和出版他的作品。同年6月14日,一代文学大师博尔赫斯终因肝癌医治无效,在日内瓦逝世。博尔赫斯代表作图片 3博尔赫斯 博尔赫斯的代表作为《老虎的金黄》、《小径分岔的花园》等。 《老虎的金黄》为阿根廷现代诗歌,作者博尔赫斯。该诗采用借景抒情的手法,由“孟加拉虎”、“宙斯的指环”、“原始的金黄”三个喻体引出最终的本体“夕阳”,同时作者借“夕阳”象征人生的暮年,由景入情,表达对人生暮年的看法。艾略特在《传统与个人才能》一文中说过:“在诗人的作品中,不仅其最优秀的部分,而且其独特的部分,都可能是已故的诗人他的先辈们所强烈显示出其永垂不朽的部分。我指的不是易受影响的青年期,而是指完全成熟的时期。” 《交叉小径的花园》是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创作的一部带有科幻色彩的小说,主人公是一个中国人。它讲述了一战期间在英国为德国当间谍的主人公余准在同伴被捕、自己被追杀的情况下,为了把重要情报告知德国上司,而不惜杀死汉学家艾伯特的经过。故事的讲述又以余准被捕后狱中供词的方式展开,且以欧洲战争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的推迟为切入点,引人入胜。博尔赫斯的诗 博尔赫斯的诗有:《红色的旋律》《面前的月亮》《圣马丁札记》《另一个,同一个》《铁币》《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夜晚的故事》《老虎的金黄》等。 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是博尔赫斯三大创作成果,而且各有千秋,相互辉映。有一种很生动的说法是:“他的散文读起来像小说;他的小说是诗;他的诗歌又往往使人觉得像散文。沟通三者的桥梁是他的思想。” 他是与帕斯、聂鲁达齐名的拉美三大诗人之一,他的诗歌语言质朴,风格纯净,意境悠远。博尔赫斯的文体很特别,他的小说写的很像诗歌又很像散文,帕斯说博尔赫斯的文体几乎是三位一体,这样一种特殊的文体,是独一无二的。博尔赫斯的名言 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 使他觉得遥远的不是时间长,而是两三件不可挽回的事。 房子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大,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对称、镜子、漫长的岁月、我的不熟悉、孤寂。 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死亡是活过的生命,生活是在路上的死亡。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知道某些幸福只是偶然的机遇会减少幸福的魅力。 我觉得地狱和天堂都太过分了。人们的行为不值得那么多。 我的故事从布宜诺斯埃利斯开始,对我而言它像水和空气一样永恒。人物评价图片 4博尔赫斯 半个多世纪以来,贴在博尔赫斯身上的标签也非常多:极端派、先锋派、超现实主义、幻想文学、神秘主义、玄学派、魔幻现实主义、后现代主义,这些标签似乎都呈现了他的一个侧面,一个部分,或一个阶段。 然而,“作家们的作家”,这是人们对博尔赫斯的至高评价。越来越多的当代评论家——无论是文学教授,还是翁贝托·艾柯这样的文化批评家——均已认定,博尔赫斯独特而怪异地预言了万维网的存在。萨松·亨利女士乃美国海军学院语言研究系的副教授,她形容博尔赫斯“来自旧世界,却有着未来派的眼界”。库切曾经评价道:他,甚于任何其他人,大大创新了小说的语言,为整整一代伟大的拉美小说家开创了道路。 秘鲁-西班牙作家略萨说:“博尔赫斯不仅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文学巨匠,而且还是一位无与伦比的创造大师。正是因为博尔赫斯,我们拉丁美洲文学才赢来了国际声誉。他打破了传统的束缚,把小说和散文推向了一个极为崇高的境界。”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说:“博尔赫斯非常具有知识分子气质,他写的作品都很短小,也很精彩,涉及历史、哲学、人文等许多方面,我当然受过他的影响。不过,我不觉得我的作品和他相似。”另一个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1933-2004)说:“如果有哪一位同时代人在文学上称得起不朽,那个人必定是博尔赫斯。他是他那个时代和文化的产物,但是他却以一种神奇的方式知道如何超越他的时代和文化。他是最透明的也是最有艺术性的作家。对于其他作家来说,他一直是一种很好的资源。”

博尔赫斯在文学方面的成就有哪些?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6-08-14/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博尔赫斯简介 博尔赫斯是阿根廷着名的作家和翻译家,一生之中创作出了大量的作品,这些作品一诗歌、散文和小说为主,博尔赫斯的散文读起来像小说;他的小说是诗;他的诗歌又往往使人觉得像散文。沟通三者的桥梁是他的思想。博尔赫斯的作品被广泛的介绍到欧美等 ...

博尔赫斯简介

博尔赫斯是阿根廷着名的作家和翻译家,一生之中创作出了大量的作品,这些作品一诗歌、散文和小说为主,博尔赫斯的散文读起来像小说;他的小说是诗;他的诗歌又往往使人觉得像散文。沟通三者的桥梁是他的思想。博尔赫斯的作品被广泛的介绍到欧美等国家,对中国人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下面做一下博尔赫斯简介。

图片 5

1899年8月24日,博尔赫斯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书香之家,从小沉浸在西班牙文和英文的环境中,受家庭熏陶,自幼热爱读书写作,自幼就显露出强烈的创作欲望和文学才华。7岁时,他用英文缩写了一篇希腊神话,8岁,用西班牙文写了一篇叫做《致命的护眼罩》的故事,9岁,进入学堂直接读四年级。

1914年,跟随着父亲游历欧洲,定居瑞士日内瓦,广泛的涉猎了许多作家的作品。

1919-1920年,全家移居西班牙,创作诗歌《红色的旋律》以及短篇小说集《赌徒的纸牌》。

1921年,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后,从事图书馆工作。

1923年,正式出版第一本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激情》,开始在文坛崭露头角。

1946至1955年,庇隆执政期间,博尔赫斯因反对庇隆,丢了图书馆的工作,被勒令去做家禽检查员。

1950年,博尔赫斯当选阿根廷作家协会主席。

1955年10月17日,重新做了阿根廷国立图书馆馆长,兼任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哲学文学系英国文学教授。

六十年代,曾到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等学校讲学。

晚年的博尔赫斯双目失明,但是依然坚持创作,主要作品有:《迷宫》、《沙之书》。

1986年4月26日在日内瓦与其秘书玛丽亚·儿玉结婚。

1986年6月14日,博尔赫斯因肝癌医治无效,在日内瓦逝世。

博尔赫斯故事

博尔赫斯生于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书香家庭之中,从小就浸润在英语和西班牙双语世界中,后来跟随着自己的家庭游历了欧洲,曾经一度定居在瑞士的日内瓦,也曾经定居西班牙,但是成年之后回到了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一位着名的作家和翻译家,在诗歌、小说和散文上具有很高的成就。下面讲一个博尔赫斯故事。

图片 6

1946年至1955年,庇隆在阿根廷执政期间,博尔赫斯曾经在反对庇隆的宣言上签署上自己的名字,因此得罪了当权者,很快被解除了市立图书馆馆长职务,并且被侮辱性的勒令去做家禽市场的检查员,一个鼎鼎大名的作家竟然要去终日与鸡兔为伍,这对于博尔赫斯是一个莫大的侮辱,后来据博尔赫斯一个红颜知己说,这件事与庇隆没有多大的关系,任命博尔赫斯的是庇隆政府中得势的一些文人,或许这些文人因为嫉妒博尔赫斯才做出了这个荒唐的决定。为了维护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博尔赫斯不畏强权,拒绝前去任职,并且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以示抗议。

1950年,博尔赫斯受到众多作家的拥戴,当选为阿根廷作家协会主席。这无疑是给了庇隆政府一记响亮的耳光。后来庇隆下台之后,1955年10月17日,博尔赫斯重新被起用为阿根廷国立图书馆馆长,同时还兼任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哲学文学系英国文学教授。

通过博尔赫斯故事可以看到博尔赫斯是一位敢作敢当的人,也是一位不畏强权敢于说话的人,更是一位深得大多数作家信赖与支持的人,拥有着很高的声望。

博尔赫斯作品

博尔赫斯是一位生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书香家庭的作家,一生之中创作出大量的作品,这些作品主要是诗歌、散文和小说,博尔赫斯擅长的是短小精悍的作品,在博尔赫斯的作品中反映了“世界的混沌性和文学的非现实感”。着名的作品有短篇集《虚构集》、《阿莱夫》等。下面就介绍一下博尔赫斯作品。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于中国近代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博尔赫斯代表作,曼古埃尔的书与人

上一篇:世界首次大战就征服了日军最终的航空兵,战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