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食其果,襄国之战
分类:欧洲历史

汉嘉平二年十二月,汉镇东大将军石勒击败西晋大司马、都督幽、冀二州诸军事王浚遣兵进攻襄国的作战。

汉嘉平二年(西晋永嘉六年,312年)十二月,汉镇东大将军石勒击败西晋大司马、都督幽、冀二州诸军事王浚遣兵进攻襄国(今河北邢台)的作战。嘉平元年十月,石勒统军屯葛陂(今河南新蔡西北),欲“雄据江汉”,消灭江南晋军。后因大雨连绵,疾疫流行,军中乏粮,遂纳谋士张宾北徙而据,先定河北,再图发展的建议,于嘉平二年七月北上,夺占襄国,随后命诸将攻掠附近冀州郡县壁垒,征集粮食物资。汉帝刘聪得报后加封石勒都督冀、幽、并、营四州诸军事、冀州牧。从此,石勒称雄襄国,改变以往流动作战方式,开始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时广平(今河北鸡泽东南)人张豺、游纶拥众数万,占据苑乡(今河北邢台东北),受命于晋幽州刺史王浚。同年十二月,石勒遣夔安、支雄等7将进攻苑乡,破其外垒。王浚急遣督护王昌率诸军与辽西鲜卑段疾陆眷及段匹碑、段文鸯、段末枉等共5万人进攻襄国。鲜卑段氏军进屯渚阳(今邢台市东北),石勒遣将与之交战,皆败。段疾陆眷遂大造战具,准备攻城。石勒部众甚惧,诸将主张固守疲敌,待其退而击之。石勒用张宾及部将孔苌之计,于北城开突门(即暗门)20余道,在鲜卑军攻城时,待其队伍松懈,即命孔苌率精锐自突门出击,猛袭王浚军悍将段末枉部,不克而退。末枉追至垒门,为勒伏兵所俘。王浚军见悍将被俘,纷纷败退,孔苌乘胜追击,鲜卑横尸30余里,获铠马5000匹。段疾陆眷收集余众,退屯渚阳。石勒主动放还段末坯,并赠送厚礼重金,与段氏于渚阳结盟。段氏遂收兵撤还辽西,王昌亦返回蓟(今北京城西南),游纶、张豺投降石勒。石勒转攻信都(冀州治所,今河北冀县),杀晋冀州刺史王象。王浚势力从此衰落。<

公元308年,石勒侵扰常山,被王浚击败,第二年,石勒又来攻打常山,被王浚的鲜卑骑兵打败。同年,打不死的石勒再次带兵来犯冀州,斩杀冀州刺史王斌。王浚立马派遣鲜卑女婿段务勿尘的儿子段文鸯前去抵御石勒。这鲜卑人打仗还真有一套,段文鸯一出马,立马打退石勒。

襄国之战

在和石勒打架的空闲之余,王浚还和刘琨打了几架,当时冀州境内一些郡县纷纷投向刘琨,王浚认为刘琨是在抢他的地盘,不惜撤回正在讨伐石勒的军队,转而让他们进攻刘琨,刘琨不想内耗,只有忍让。

嘉平元年十月,石勒统军屯葛陂,欲“雄据江汉”,消灭江南晋军。后因大雨连绵,疾疫流行,军中乏粮,遂纳谋士张宾北徙而据,先定河北,再图发展的建议,于嘉平二年七月北上,夺占襄国,随后命诸将攻掠附近冀州郡县壁垒,征集粮食物资。汉帝刘聪得报后加封石勒都督冀、幽、并、营四州诸军事、冀州牧。从此,石勒称雄襄国,改变以往流动作战方式,开始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时广平人张豺、游纶拥众数万,占据苑乡,受命于晋幽州刺史王浚。同年十二月,石勒遣夔安、支雄等7将进攻苑乡,破其外垒。王浚急遣督护王昌率诸军与辽西鲜卑段疾陆眷及段匹碑、段文鸯、段末枉等共5万人进攻襄国。鲜卑段氏军进屯渚阳,石勒遣将与之交战,皆败。段疾陆眷遂大造战具,准备攻城。石勒部众甚惧,诸将主张固守疲敌,待其退而击之。石勒用张宾及部将孔苌之计,于北城开突门20余道,在鲜卑军攻城时,待其队伍松懈,即命孔苌率精锐自突门出击,猛袭王浚军悍将段末枉部,不克而退。末枉追至垒门,为勒伏兵所俘。王浚军见悍将被俘,纷纷败退,孔苌乘胜追击,鲜卑横尸30余里,获铠马5000匹。段疾陆眷收集余众,退屯渚阳。石勒主动放还段末坯,并赠送厚礼重金,与段氏于渚阳结盟。段氏遂收兵撤还辽西,王昌亦返回蓟,游纶、张豺投降石勒。石勒转攻信都,杀晋冀州刺史王象。王浚势力从此衰落。

见刘琨退让,王浚准备再次攻打石勒,号召段疾陆眷一同进攻,段氏拒不出兵,王浚大为恼怒,他本就是眦睚必报之人,哪里容得了这个,既然你不听我的,让你也不好过。他重金贿赂拓跋鲜卑和慕容鲜卑去联合攻打段氏,这一战,段氏在北部丧失了部分郡县,王浚和段氏鲜卑彻底决裂。

于是在这次谈判之后,段疾陆眷立马带着他的鲜卑人回辽西了,不再跟着王浚去打石勒,实诚的段末波在回辽西的路上,每天都朝南拜三拜,想念他的义父。

由于石勒捉了段末波后,实在是对他太好了,而且他在谈判的时候也表现出了十二分的诚意,还派了侄子石虎去和段疾陆眷结拜,自己则和段末波结为父子,这给段家人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大家都觉得石勒是个实诚人呀,值得交往。

在王浚的保护下,石勒一路轻轻松松,带着人马到了蓟城。石勒杀进王浚家后,直接活捉了王浚,但这还不够,石勒还得去羞辱一下王浚。

王浚和石勒之间第一阶段的较量,王浚轻易胜出。王浚由于在冀州保卫战中表现出色,在和石勒的对战中占据上风,被封为冀州刺史,名正言顺地成为冀州、幽州老大。

在段氏离开王浚后,王浚手下大将祁弘又和石勒干了一架。王浚失了外援,导致战况惨不忍睹,祁弘本人也在战场上直接被斩杀。在这之后,王浚和石勒的较量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王浚再也不是石勒的对手。

被活捉之后,王浚被送到了襄国,之后直接被石勒斩首,他轰轰烈烈的一生也就就此结束。

可叹王浚看不清局势,还觉得目前凭自己的实力都可以当皇帝了。石勒看出了王浚的心思,顺水推舟,写了封信给王浚对他大肆吹捧,表示如果王浚当了皇帝,自己愿意当他的小弟臣服与他。王浚收到这封信后,竟然完全信了,现在鲜卑人不帮他,手下有一大帮子人也不支持他,终于有个石勒肯帮他了。

不知道王浚是不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引进外援的,但也正是王浚寻求的鲜卑外援,使得鲜卑人登上华夏的历史舞台。之后的鲜卑段氏、慕容氏、拓跋氏、宇文氏轮番登场,在中原乱世混得风生水起。从此以后,在鲜卑人的参与下,中原没有最乱,只有更乱。从这点来说,王浚是汉人的罪人。

奴隶出生的石勒一定是对西晋的这些王侯将相们有着刻骨的仇恨,每次杀死他们之前都要义正言辞地教训一番,石勒坐在椅子上,看着下面的王浚,骂他:你王浚身为西晋大臣,上不能尽忠臣事,下不能安抚百姓。反而是目无君上,野心勃勃,严苛暴政,不能拯救百姓于水火,库有积粮却不能放粮赈灾。你这种人死有余辜,我活捉了你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石勒很聪明,捉了段末波后,不仅不为难他,还好吃好喝地招待他。有些人惹不起,那就得去结交,石勒也是这么对待祖逖的。这种战术深得远交近攻的精髓,石勒用兵还是很有一套的。

王浚和石勒的第二次较量从暂时的结局上来说是王浚赢了,但从长远来看,王浚输的一败涂地。

八王之乱结束了,而对于那些异族人来说,他们第一次意识到世上还有这样繁华的都市、富庶的城镇,晋朝对于他们来说,曾经是天朝一样遥不可及的存在,而现在中原是如此的近在眼前,似乎一伸手就可以纳入囊中,已经崛起的羯族石勒开始了试探性的进攻。

坐上冀州老大的位置后,王浚立马派出手下王昌、阮豹以及段务勿尘的儿子段疾陆眷直接前去攻打石勒的老窝襄国。石勒立马回援襄国,但路上碰到王昌,又被打败一次。但王昌这次仗是打赢了,却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这人叫段末波,是段疾陆眷的堂弟,这人一被俘虏,就出事了。

王浚知道石勒的态度后,那是相当高兴,急迫地想登基当皇帝,并且答应让石勒来蓟城受封参拜,他引狼入室的老毛病又犯了。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于欧洲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自食其果,襄国之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刘裕北伐中所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刘裕灭南燕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