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晋十六国风云录,前燕击吕护野王之战
分类:欧洲历史

野王之战

东晋升平五年(前燕建熙二年,361年)二月至七月,前燕太宰慕容恪率军于野王(今河南沁阳)攻叛将吕护的作战。升平四年,燕帝慕容俊子慕容暐继位后,朝政大事由太宰慕容恪掌管。五年二月,宁南将军吕护,镇守野王,暗中投靠东晋,东晋以吕护为前将军、冀州刺史。吕护欲引东晋军偷袭燕都邺(今河北临漳西南)。未及行动,事情败露。三月,燕王遣慕容恪统军前往野王平叛。慕容恪率军5万,冠军将军皇甫真领兵1万,进至野王城外,吕护闭城固守。燕护军将军傅颜力请急攻。慕容恪则坚持围困以破之,遂于野王城外修筑深沟高垒,切断守军外援,以待机击之。七月,吕护军被围数月,外无救兵,内无粮草。吕护被迫令部将张兴率领7000人马出城迎战,张兴战败被杀。当夜,吕护以黄甫真营阵为突围口,率城中锐卒试图突围。皇甫真事先已做好防备,慕容恪领兵从侧翼出击,吕护所部死伤惨重,吕护单骑逃往荥阳(今河南荥阳东北),燕军攻克野王。点评:野王之战,前燕军量势用兵,围困疲敌,适时出击,一战获胜。<

慕容恪 (321 — 367 年 ) ,字玄恭,昌黎棘城 ( 今辽宁义县西北 ) 人,鲜卑族,十六国时期前燕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统帅。慕容恪是十六国时期的第一名将,不光是指政治方面,更多的还是军事方面。 慕容恪是前燕王慕容的第四子,慕容恪“幼而谨厚,沈深有大度”。因其母高氏不被宠爱,所以一直不为慕容所注意。慕容恪十五岁时,“身长八尺七寸,容貌魁杰,雄毅严重,每所言及,辄经纶世务,始异焉,乃授之以兵”。 军事生涯 2千骑痛击10万众 咸康四年 五月,后赵皇帝石虎以燕军违约,不会师而独攻段氏,得胜后又劫掠而归为由,发兵数十万北伐。燕国军民大为惊恐。前燕所属 36 城叛燕响应后赵。后赵军进逼棘城 ,慕容惧赵,欲出逃,被部下劝止。部将刘佩率数百骑兵冲入赵军阵中,所向披靡,于是燕军士气大振。慕容又采纳司马封奕的计策,固守棘城。两军相持十余日,赵军不能克,遂后退。慕容派慕容恪率 2000 骑兵于清晨出城追杀。石虎见城内师出,大惊,弃甲溃逃。慕容恪乘胜追击,大败赵军,斩获 3 万余级。 奇袭麻秋 十二月,段氏鲜卑首领段辽遣使向后赵请降,中途反悔,又遣使请降于燕,并与燕合谋设伏,欲消灭赵军。时后赵皇帝石虎已派征东将军麻秋、司马阳裕等率兵 3 万前去受降。前燕王慕容自统大军前往迎段辽,派慕容恪带精骑 7000 埋伏于密云山。慕容恪大败麻秋于三藏口 ( 今河北承德市北高寺台附近 ) ,赵军死亡大半,麻秋步行逃脱,司马阳裕被俘。 威震高句丽 咸康七年 十月,燕王慕容以慕容恪为渡辽将军,镇守平郭。前燕自从慕容翰逃亡,慕容仁被杀后,无人能镇守辽东。慕容恪至平郭,抚旧怀新,屡破高句丽兵,高句丽畏之,不敢再入燕境。 毁灭宇文部 建元二年 二月,慕容亲自带兵攻宇文逸豆归,以建威将军慕容翰 ( 于咸康六年回到燕国 ) 为前锋将军,刘佩为副将;命慕容恪与慕容军、慕容霸及折冲将军慕舆根等率兵分三路并进。最终大破宇文军,燕军乘胜追击,攻克宇文氏都城紫蒙川 ( 今辽宁朝阳西北 ) 。宇文逸豆归败逃,死于漠北。宇文氏从此散亡。 克高丽平扶余 永和元年 十月,慕容令慕容恪攻高句丽。慕容恪拔南苏 ( 今辽宁抚顺市东苏子河与浑河合流处 ) ,派兵留守。 永和二年 正月,慕容派慕容恪与世子慕容俊、慕容军、慕舆根及 1.7 万骑兵袭击扶余国。慕容俊坐镇中军指挥,而慕容恪则统帅诸军冒矢石进击,攻克扶余,俘扶余国王玄及部落 5 万余口而还。 燕魏相争 廉台决战 慕容恪摆连环马破冉闵,闵突围而走,马猝死为追兵所获。 鲁口攻略 冉闵被慕容恪军俘虏后,其子冉操投奔镇守鲁口 的王午。七月,王午自称安国王,对抗前燕。八月,慕容俊遣慕容恪、太尉封奕、尚书令阳骛攻打鲁口 。王午凭借城池之险进行抵抗,并把冉操送于燕军。慕容恪料鲁口城池坚固,暂难攻克,遂将城外的庄稼尽数收割,撤回中山 。 十月,慕容恪屯安平,积粮,修筑攻城器具,准备攻讨王午。时中山苏林起兵于无极,自称天子,慕容恪率军先攻讨王苏林。闰十月,慕容俊派广威将军慕舆根帮助慕容恪,斩苏林。不久,王午为其将秦兴杀死,吕护又杀秦兴,继承安国王。 永和十年 二月,慕容恪再次发兵围鲁口,于三月克之。吕护逃往野王 。 至此,慕容恪攻鲁口之战结束,在此战中,慕容恪抓住无粮难守、待其内乱这个关键,创造战机,兵围坚城,终于获胜。 四月,慕容俊以慕容恪为大司马、侍中、大都督、录尚书事,封太原王。 围城广固 在永和六年 时,原段氏鲜卑首领段兰之子段龛乘后赵内乱、冉魏新立之机,统帅其众南迁至陈留 ( 今河南开封市东 ) 。七月,又东迁广固并自称齐王,向东晋称臣,被封为镇北将军。其间,鲜卑慕容氏亦进入幽、冀 。前燕王慕容俊被晋穆帝册封为都督河北诸军事,幽、冀、并、平四州牧等职。 永和十一年 ,前燕攻灭石氏、冉魏势力,开拓疆域,成为地跨幽、冀、并、平四州 ( 今河北、山西境 ) 的政权,挣脱东晋,慕容俊自称为帝。时段龛以为与慕容俊同出鲜卑,致书慕容俊称帝之非;加之段氏所据广固,势力渐强,已威胁前燕的统治,慕容俊遂决意发兵攻广固 。 十一月,慕容俊以慕容恪为大都督、抚军将军,尚书令阳骛为副将,率军进攻广固。十二月,慕容俊鉴于广固距离较远,且有黄河之隔,遂嘱慕容恪:“若龛遣军拒河,不得渡者,可直取吕护而还”。燕军至黄河北岸,慕容恪先以轻舟渡河,试探虚实。 段龛弟段罴骁勇有智谋,对段龛说:“慕容恪善用兵,加之众盛,若听其济河,进至城下,恐虽乞降,不可得也。请兄固守,罴帅精锐拒之于河,幸而战捷,兄帅大众继之,必有大功。若其不捷,不若早降,犹不失为千户侯也”。段龛不从。段罴罴固请不已,段龛怒,将其杀之。 慕容恪乘机率燕军于永和十一年 正月全部渡过黄河,距广固百余里。段龛率军 3 万人迎战,慕容恪于淄水战败段龛,擒其弟段钦,斩右长史袁范等,数千名士卒投降燕军。段龛逃回广固,闭城固守。慕容恪率燕军在广固城外修高墙挖深堑围困之。并招抚广固四周诸城,段龛所署徐州刺史王腾等于二月投降慕容恪。 慕容恪围广固七个月。段龛难以支撑,遂派人向东晋求援。八月,东晋派徐州刺史苟羡前往解围。荀羡行至琅琊,畏惧燕军不进。恰逢王腾带军攻打鄄城 ( 今山东鄄城东北旧城集 ) ,荀羡遂进攻阳都 ,斩王腾。十月,诸将请求加速攻城,慕容恪说“军势有宜缓以克敌,有宜急而取之。若彼我势均,且有强援,虑腹背之患者,须急攻之,以速大利。如其我强彼弱,外无寇援,力足制之者,当羁縻守之,以待其毙。兵法十围五攻,此之谓也。龛恩结贼党,众未离心,济南之战,非不锐也,但其用之无术,以致败耳。今凭固天险,上下同心,攻守势倍,军之常法。若其促攻,不过数旬,克之必矣,但恐伤吾士众。自有事已来,卒不获宁,吾每思之,不觉忘寝,亦何宜轻残人命乎!当持久以取耳。”诸将都说:“非所及也”。燕军士兵闻后,人人感悦。遂严固围垒。 不久,广固城内路人相食,无以为守。段龛悉众出战,被慕容恪在围里击败,单骑逃回城中。十一月,段龛计穷,只得出降。慕容恪安抚百姓,平定齐地,迁鲜卑、胡、羯三千余户至蓟。留慕容尘镇广固,以尚书左丞鞠殷为东莱太守,章武太守鲜于亮为齐郡太守,率军而还。 慕容恪在此战中,运用长围久困战法,待其食尽,遂轻易攻取坚城。 升平二年 ,十月,东晋泰山太守诸葛攸进攻前燕东郡 ( 今河南濮阳西南 ) 。慕容恪统阳骛、慕容臧率兵进击,大败之。诸葛攸退回泰山 。慕容恪乘胜过黄河,占领河南部分土地,并设守宰。此后,前燕辖境迅速延至黄河以南,对东晋构成了威胁。 野王之战 升平五年 二月,宁南将军吕护,镇守野王 ,暗中投靠东晋,东晋以吕护为前将军、冀州刺史。吕护欲引东晋军偷袭燕都邺 ( 今河北临漳西南 ) 。未及行动,事情败露。 三月,燕王遣慕容恪统军前往野王平叛 。慕容恪率军 5 万,冠军将军皇甫真领兵 1 万,进至野王城外,吕护闭城固守。护军将军傅颜力请急攻,说:“护穷寇假合,王师既临,则上下丧气,曾不敢规兵中路,展其螗良之心。此则士卒慑魂,败亡之验也。殿下前以广固天险,守易攻难,故为长久之策。今贼形便不与往同,宜急攻之,以省千金之费。”慕容恪则认为:“护老贼,经变多矣。观其为备之道,未易卒平。今圈之穷城,樵采路绝,内无蓄积,外无强援,不过十旬,其毙必矣,何必遽残士卒之命而趣一时之利哉!吾严浚围垒,休养将卒,以重官美货间而离之。事淹势穷,其衅易动;我则未劳,而寇已毙。此为兵不血刃,坐以制胜也”。遂于野王城外修筑深沟高垒,切断守军外援,以待机击之。 至七月,吕护军被围数月,外无救兵,内无粮草。吕护被迫令部将张兴率领 7000 人马出城迎战,张兴被傅颜斩杀。当夜,吕护以黄甫真营阵为突围口,率城中锐卒试图突围。皇甫真事先已做好防备,慕容恪领兵从侧翼出击,吕护所部死伤惨重,吕护单骑逃往荥阳 ( 今河南荥阳东北 ) ,燕军攻克野王。 夺洛阳 慕容恪惜杀沈劲 兴宁三年 二月,慕容恪与吴王慕容垂共攻洛阳。慕容恪诸将说:“卿等常患吾不攻,今洛阳城高而兵弱,易克也,勿更畏懦而怠惰!”遂攻之。三月,克之,俘虏扬武将军沈劲。慕容恪惜之为奇士欲赦免,慕容虔劝说沈劲虽为奇士,却终不可为己所用,留之必患。随后沈劲遇害。慕容恪上表后主慕容,“夺取洛阳而杀死沈劲,实在有愧于天下!”晋廷闻听后,下令嘉奖沈劲家人。 慕容恪夺取洛阳后,随即略地至崤、渑,关中大震,秦王符坚亲自到陕城进行防备。不久,慕容恪率军撤回邺城。 政治生涯 甘为周公辅佐幼主 升平三年 十二月,燕帝慕容俊病危,对慕容恪说:“吾所疾然,当恐不济。修短命也,复何所恨!但二寇未除,景茂冲幼,虑其未堪多难。吾欲远追宋宣,以社稷属汝。”慕容恪推让说:“太子虽幼,天纵聪圣,必能胜残刑措,不可以乱正统也。”慕容俊怒道:“兄弟之间岂虚饰也!”慕容恪解释说:“陛下若以臣堪荷天下之任者 ,宁不能辅少主乎!!”慕容俊听后很高兴,说:“若汝行周公之事,吾复何忧!李绩清方忠亮,堪任大事,汝善遇之”。 顾全大局 铲除慕舆根 升平四年 正月,慕容俊去世了,太子慕容即位,年仅十一岁。二月,燕国以慕容恪为太宰,专录朝政;上庸王慕容评为太傅,阳骛为太保,慕舆根为太师,参辅朝政。 时太师慕舆根性格木强,自恃先朝旧臣,又数有战功,便居功自傲,心中也不服慕容恪,但忌惮慕容恪总览朝政,便想找机会让慕容恪与其一起叛乱。时太后可足浑氏常干预政事,慕舆根以此为由,对慕容恪说:“今主上幼冲,母后干政,殿下宜虑杨骏、诸葛元逊之变,思有以自全。且定天下者,殿下之功也,兄亡弟及,先王之成制,过山陵之后,可废主上为一国王,殿下践尊位,以建大燕无穷之庆。”慕容恪说:“公醉乎?何言之勃也!昔曹臧、吴札并于家难之际,犹曰为君非吾节,况今储君嗣统,四海无虞,宰辅受遗,奈何便有私议!公忘先帝之言乎”?慕舆根大惧,陈谢而退。 慕容恪将此事告诉了吴王慕容垂,慕容垂劝慕容恪将慕舆根诛杀,慕容恪说:“今新遭大丧,二邻观衅,而宰辅自相诛夷,恐乖远近之望,且可忍之。”秘书临皇甫真也对慕容恪说:“根本庸竖,过蒙先帝厚恩,引参顾命。而小人无识,自国哀已来,骄很日甚,将成祸乱。明公今日居周公之地,当为社稷深谋,早为之所”。但慕容恪以大局为重,没有同意。 慕舆根遂与左卫慕舆干秘谋,欲诛杀慕容恪与慕容评,然后篡位。便对太后可足浑氏及燕帝慕容说:“太宰、太傅将谋不轨,臣请帅禁兵以诛之。”可足浑氏准备同意,而慕容则说:“二公,国之亲贤,先帝选之,托以孤嫠,必不肯尔。安知非太师欲为乱也”!于是拒绝了慕舆根的请求。 时慕舆根思恋故土,便又对可足浑氏与慕容说:“今天下萧条,外寇非一,国大忧深,不如还东”。 慕容恪知道此事后,便与慕容评相谋,密奏慕舆根之罪状,于是使侍中皇甫真、护军傅颜将慕舆根及其妻子、同党抓获,斩之。 时新主刚即位,便有旧臣遭到诛杀,朝廷一时内外危惧。唯慕容恪举止如常,别人见其面无忧色,而且每次出入,都只一人。便劝其应加强人手,以防不备,慕容恪说:“人情怀惧,且当自安以靖之。吾复不安,则众何瞻仰哉”!于是人心稍定。 泣血荐吴王 时吴王慕容垂才能出众,慕容恪对其非常倚重,曾多次向燕主进行推荐。 永和八年 ,慕容恪与抚军将军慕容军、左将军慕容彪等便屡荐慕容霸有命世之才,宜当大任。后燕主慕容俊于同年以慕容霸为使持节、安东将军、北冀州剌史,镇常山。 升平四年 三月,慕舆根之乱被平定后,慕容恪于三月以慕容垂为使持节、征南将军、都督河南诸军事、兖州牧、荆州刺史,镇梁国之蠡台。 在攻打洛阳后,慕容恪回军,又以慕容垂为都督荆、扬、洛、徐、兖、豫、雍、益、凉、秦十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荆州牧,配兵一万,镇鲁阳。 慕容恪还常对慕容说:“吴王将相之才十倍于臣,先帝以长幼之次,以臣先之,臣死之后,愿陛下委政吴王,可谓亲贤兼举”。 太和元年 ,慕容恪病重,深虑慕容手中无实权,而慕容评又多猜忌,便对慕容之兄、乐安王慕容臧说:“今劲秦跋扈,强吴未宾,二寇并怀进取,但患事之无由耳。夫安危在得人,国兴在贤辅,若能推才任忠,和同宗盟,则四海不足图,二虏岂能为难哉!吾以常才,受先帝顾托之重,每欲扫平关、陇,荡一瓯、吴,庶嗣成先帝遗志,谢忧责于当年。而疾固弥留,恐此志不遂,所以没有余恨也。吴王天资英杰,经略超时,司马职统兵权,不可以失人,吾终之后,必以授之。若以亲疏次第,不以授汝,当以授冲。汝等虽才识明敏,然未堪多难,国家安危,实在于此,不可昧利忘忧,以致大悔也”。 五月壬辰 ( 公元 366 年 7 月 19 日 ) ,慕容恪病逝,临终前,还念念不忘此事。慕容亲临慕容恪府问以后事,慕容恪再次向慕容推荐慕容垂,说:“臣闻报恩莫大荐士,板筑犹可,而况国之懿!吴王文武兼才,管、萧之亚,陛下若任之以政,国其少安。不然,臣恐二寇必有窥窬之计”。慕容恪言终而卒。 慕容恪虽数次举荐慕容垂,慕容垂也在一段时间内受到些重用,但由于慕容垂与燕帝慕容俊和可足浑氏有很深的矛盾,特别是在打败桓温 ( 参见晋攻前燕之战 ) 后,又遭到慕容评等人的妒忌,慕容垂只得投奔前秦。慕容垂离燕后,前燕很快便被前秦王猛所灭。至到淝水之战后,慕容垂才又纠集慕容部族,重建燕国,建都中山,史称后燕,并于 394 年基本统一关东, 397 年战败退出中原。他的在建立慕容恪去世之后,又表现出了卓越的才能,足见当年慕容恪之慧眼识人。 晋史评价 大权在握 谦如周公 慕容恪为人“虚襟待物,咨询善道,量才处任,使人不逾位。”所以“朝廷谨肃,进止有常度,虽执权政,每事必咨之于评。罢朝归第,则尽心色养,手不释卷。其百僚有过,未尝显之,自是庶僚化德,稀有犯者”。 治军人性化 仁者无敌 慕容恪治军很有特点,“恪为将不尚威严,专以恩信御物,务于大略,不以小令劳众。军士有犯法,密纵舍之,捕斩贼首以令军。营内不整似可犯,而防御甚严”。所以慕容恪一生用兵,却始终未遭败绩。 兵家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之兵也 慕容恪的一生,也是前燕由弱变强的一段时间。所以他在燕国所占的重要地位是不言而谕的。慕容俊死后,东晋认为有机可乘,说:“中原可图矣。”桓温则说:“慕容恪尚存,所忧方为大耳”。慕容恪死后,晋、秦相继伐燕,燕国遂灭。还是孙武之言有理——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 前燕辉煌 慕容恪之功也 下面的话是房玄龄在《晋书》中对慕容俊所作的评论,虽然是说慕容俊,但从中不难找出慕容恪的影子。 “宣英文武兼优,加之以机断,因石氏之衅,首图中原,燕士协其筹,冀马为其用,一战而平巨寇,再举而拔坚城,气傍邻,威加边服。便谓深功被物,天数在躬,遽窃鸿名,偷安宝录。犹将席卷京洛,肆其蚁聚之徒;宰割黎元,纵其鲸吞之势。使江左疲于奔命,于是陷金墉而款河南,包铜城而临漠北,西秦劲卒顿函关而不进,东夏遗黎企邺宫而授首。当此之时也,非夫天厌素灵而启异类,不然者,其锋何以若斯!”

东晋升平五年二月至七月,前燕太宰慕容恪率军于野王攻叛将吕护的作战。

升平四年,燕帝慕容俊子慕容暐继位后,朝政大事由太宰慕容恪掌管。五年二月,宁南将军吕护,镇守野王,暗中投靠东晋,东晋以吕护为前将军、冀州刺史。吕护欲引东晋军偷袭燕都邺。未及行动,事情败露。三月,燕王遣慕容恪统军前往野王平叛。慕容恪率军5万,冠军将军皇甫真领兵1万,进至野王城外,吕护闭城固守。燕护军将军傅颜力请急攻。慕容恪则坚持围困以破之,遂于野王城外修筑深沟高垒,切断守军外援,以待机击之。七月,吕护军被围数月,外无救兵,内无粮草。吕护被迫令部将张兴率领7000人马出城迎战,张兴战败被杀。当夜,吕护以黄甫真营阵为突围口,率城中锐卒试图突围。皇甫真事先已做好防备,慕容恪领兵从侧翼出击,吕护所部死伤惨重,吕护单骑逃往荥阳,燕军攻克野王。

点评:野王之战,前燕军量势用兵,围困疲敌,适时出击,一战获胜。

本文由韦德国际发布于欧洲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两晋十六国风云录,前燕击吕护野王之战

上一篇:晋平苏峻之乱,荥阳之战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